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快報:公務人員五大核心價值-廉正、忠誠、專業、效能、關懷。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醒您
:::

3-1-8 第一名:不存在的故事 作者:815-11鄭琇中

Charpter8一個很久很久的王妃,悲劇的快樂

 

另外,在倫敦同樣也有了轉機。

「你說你是大衛.德瑞岡?」灰髮女士溫和的看著大衛。

「貝雷夫人,我想….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等這天等很久了。」芙拉維亞.貝雷微笑的說。

 「這一切都得從威廉.格林在埃及帝王谷撿到的那個紫晶之鑰說起。」

  「兩把何魯斯之鑰能穿越古代,但誰也不知道,格林的朋友安徒生恨意太過強大,他藉由格林那本以埃及第十九王朝為藍底創造的白雪公主『不存在的故事』,在無意中將恨意注入書內,恨意從此日漸茁壯,逐漸有了生命。」

    「恨意?」

   「沒錯,安徒生一直認為自己是丹麥王室的後裔,青少年時期的挫折造就了使他鬱鬱寡歡,造就一股強烈的恨意,終於改變了整個埃及王朝的歷史,有了意識的恨意轉世為大王子那索克,由於庶民出身,從小備受欺負,但卻仍是一個善良的孩子。」

   「但,我進入書籍的事情,」芙拉維亞流出了悔恨的眼淚:「卻不小心扭轉了整個歷史。」

   

   『因為我,造成了之後四個少女的慘死』 

  

   『因為我,格林先生也被捲入了埃及王位爭奪的陰謀』

 

××××××××××××××××××××××××××××××××××××××××××××××××××××××××××××××××××

    萊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她盯著埃西亞德祭司問:「你是說我的到來是註定的,而不是錯誤?」

    「沒錯,恐怕威廉.格林也沒想到第一位犧牲的少女是他一手安排的結局,少女應他書中所寫的進入了書中受到那索克的殺害。」

   「當克蕾拉死後,書籍輾轉流落,只要符合琪依設下的祭品資格,書籍便會再度刷新成為空白的一頁,等待第二位少女進入,寫出自己的故事,直到五位純潔少女的靈魂皆被收集,那索克便能招喚邪神塞特助他爭取長生不老和奪取該拉美西斯繼承的王位。」埃西亞德凝重的說。

   「為什麼你不阻止他?」萊拉憤慨的問。

   「因為」祭司苦笑的說:「……這都是我的錯。」

    埃西亞德陷入回憶,他感傷的回想:「格林剛透過何魯斯之鑰來到時,我才十八歲多,我們很快就變成朋友,他一直問我有沒有看過一個金髮,綁著辮子,有著燦爛微笑的女孩,他跟我說這名叫芙拉維亞的女孩誤啟何魯斯之鑰,回到了古代的埃及。

    於是,他便決定將一把何魯斯之鑰藏書皮的夾層,一把則是由他帶回埃及已找到女孩後在一起回去,他說他和女孩的父親吵了一架後,便決定要來搜尋芙拉維亞。」

  「那你們找到她了嗎?」萊拉輕聲問道。

   埃西亞德點了點頭:「三年後,我們發現她成了塞提一世的妃子。」

  「塞提一世?」

   「是剛繼任王位的塞提一世。」

   「明明知道這是禁忌,但我們還是陷入熱戀,在格林的默許下,我們一起偷溜出宮觀賞孟斐斯著名的荷花季,在星空底下互訴夢想,她和我分享她在德國的生活,我則告訴她所有有關祭司的有趣見聞,這樣的生活非常快樂。」

    「很快的七年就在眨眼間過去,紙終就包不住火,她懷了我的孩子,當時,塞提一世所實施的措施是唯有經過他許可的妃子才有資格升下他的王子王女,所以,很快的,流言傳遍宮中,芙拉維亞在貼身婢女的掩護下生下了一個女兒,他們對外宣稱是死胎,但是塞提一世為了維持埃及王朝的名譽,便下達格殺令。

    為了使芙拉維亞回到現代,我們暗地去找到格林,但格林被王的新寵妃葉娜琳囚禁著,而葉娜琳便是拉美西斯的母親,她是個心機頗重的女人,暗地散播消息,要斷絕芙拉維亞的生路。

    無可奈何之際,我親手以逆天之術血祭何魯斯之神,殺了來神殿祭祀的席蒙王妃作為祭品,因為由婢女出身的席蒙最不得寵,如此,得以讓芙拉維亞重回現代。」

     「因為一念之差,使得那索克失去母親,我只能默允他收集靈魂………

     「那為什麼救我呢?」

     「因為他是你的父親,」拉美西斯慢慢從暗影處走了出來,他淡淡的對祭司說:「那索克要來了,你快走吧!」

    「拉美西斯…..!」

     「我不是給你很多提示嗎,」拉美西斯皺著眉頭對萊拉說。

     讓自己的記憶奔騰………萊拉閉起眼睛:「是在荊棘城堡那次嗎?」

     

    「只是為了報答一個恩情。」…….

 

     ………………….「有些事最好還是不要知道。」……….

     原來因為自己是祭司的女兒,才能對許多事有先知能力…….

  「不必了,」祭司嘴邊流出豔紅的鮮血:「我已經活的夠久了……….

   「你服毒?!」

  「我們雖然知道會分開...可是,我跟芙拉維亞,還是彼此相愛,雖然我們注定要分手...雖然無法再見面…..可是我們都不後悔….……

   「父親別說了……

    「她...在原來的世界,總有一天...會跟別的男人結婚,生孩子...只要她能夠幸福就好了。只要自己所愛的人能夠幸福,那就是...自己的幸福。」

    「這是你媽媽一來時戴的紫晶羽毛項鍊,對不起搶走了它,現在交還給你。我也愛你,萊拉。」

    埃西亞德安詳的闔上了雙眼。

    「不!」

××××××××××××××××××××××××××××××××××××××××××××××××××××××××××××××××××

 

「呼呼!」

   大衛注意到芙拉維亞喘的很厲害,他緊張的趕緊去扶。

   「不用..不用了…..我想我再也撐不下去了,我有先天性心臟病,醫生說過發生第三次就絕對沒救了…..

    「這是第三次了……大衛….快去救回萊拉…..

     大衛快步奔到門前,仍憂心的看了芙拉維亞一眼,最後堅決的踏出往最後一個線索格林故居趕去。

    芙拉維亞斜靠在椅子上,她像是自己在催眠的說:「.埃西亞德..我知道……..我們無論何時都會在一起的...」她進入了永恆的夢鄉。

 

Charpter9. 死亡即是救贖,童話,驪歌,織夢行雲

 

    為時一段長達數十年的惡夢就在大衛打破裝滿靈魂的四個瓶子瞬間結束,

灰白像珍珠的靈魂自瓶中快樂的飛出,在陽光的迎合下朝著天堂的路前進。四位被迫犧牲的少女從噩夢中救贖,因為希望重現,光明展放,那索克-安徒生恨意的化身隨著『不存在的故事』毀滅成一堆灰燼。

    所有疑案真相告白,當然琪依公主也沒好下場,當初她對霍普老人的殘酷虐待,以致在那索克死後,不曉得為什麼淹死在尼羅河中。

    「格林先生,什麼是童話?」萊拉在臨走前一天陪著威廉.格林在底比斯的街道上散步。

    「孩子,你本身就是個童話,每人都擁有一個童話,純賴自己怎麼去看待。」格林笑瞇瞇摸著鬍子說:「嗯..讓我猜猜你見到長髮公主小矮人….薔薇玫瑰對吧?」

    「嗯….

   「孩子,任何以邪惡之名做盡壞事的永遠稱不上童話,公主和王子,知道嗎?童話不被別人限定,也不限制他人,童話他就像風一般,看似平常,卻隱藏許多奇蹟,被人忽略的平凡事物,通常都是童話的胚胎。」

     「那我們在這裡的故事是童話嗎?」萊拉調皮的開口問。

      格林晃了晃頭,他眨了眨眼睛:「你是個公主,那你覺得誰要當你的王子呢?」

      萊拉羞紅了臉。

 

 

     離別的時候終就到來。

    綠影和西葉起程回到西台帝國,真正的萊諾拉公主被發現死在那索克的監牢,至少這算是個美好的結局。

    萊拉揮了揮手:「再見了!各位!」

    「咦?那個耍了我們三年的拉美西斯怎麼沒來?」綠影納悶的說。

    「他繼位為帝了,在昨天。」西葉笑著說:「真是的,本來他殺死拉法爾殿下,我們應該恨他才對,可是我覺得他其實挺不錯的。」

     「難怪忙的沒時間為我們送行。」

      萊拉微微一笑,她手裡拿著何魯斯之鑰,一步一步慢慢走出底比斯城,來到一處滿是楓葉的郊區,回去之後,她將和大衛一起將何魯斯之鑰摧毀,以免未來還有不幸的事情發生。

     楓樹下早就有人在等她了,瘦長的身子靠在樹幹上,銀髮迎風飄揚。

     萊拉笑著說:「我就知道你會來。」

     「我會一直等你的。」

      「真的嗎?」萊拉扮了個鬼臉,轉身開啟了何魯斯之鑰,踏進了未來的銀光,在銀光消失之後,一張莎草紙從空中飄了下來。

     那個人撿起了莎草紙,「說話要算數。」他輕輕唸出。

     會的,他抬頭望向遠方。

     有一天,你會見到我的,

     萊拉.德瑞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