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快報:公務人員五大核心價值-廉正、忠誠、專業、效能、關懷。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醒您
:::

3-1-7 第一名:不存在的故事 作者:815-11鄭琇中

Charpter7. 敵人並非敵人,朋友並非朋友

 

    底比斯,是一座神奇色彩的古城,它的興衰是整個古埃及興衰的一個縮影。萊拉邊讚嘆的想:「這就是被古希臘大詩人荷馬稱為“百門之都”的底比斯。」

    新王國時期的法老們選定底比斯作為埃及的宗教、政治中心。他們發動了一系列侵略戰爭,掠取了大量財富和戰俘,並把底比斯建成為當時世界上最顯赫宏偉的都城。他們在東底比斯為阿蒙神和他們自己建起了一座座壯觀的神廟和宮殿。

    「啊哈!這就是底比斯了!」西葉說:「妳瞧!有使者來接我們了!」

     萊拉他們被安置在王宮的西宮,一個綠意盎然的地方。對面是唯有王室才能出入的御花園,和最高祭司統領的阿蒙殿。

 ××××××××××××××××××××××××××××××××××××××××××××××××××××××××××××××××××

暗影。

「哈哈哈!她終於來了!」

 「恭喜王子殿下!」

 「就差她最後一個靈魂了!」

 「絕對不准有任何人破壞我的計畫!」

××××××××××××××××××××××××××××××××××××××××××××××××××××××××××××××××××

    萊拉坐在水池旁的石臺,悠閒的看著游來游去的魚,她已經換上了晉見塞提一世的禮服了,高級亞麻布織染成的淺藍色荷邊上衣,和綴有豔紅琥珀,菊炙虎晴石的粉白色亞麻打摺短裙,她邊玩弄著頸上的紫晶羽毛項鍊,邊戴上剛才送來的諸多首飾,她懊惱的扣著翡翠玉帶:「真麻煩,埃及人怎麼有那麼多的配件!」

   「漂亮的小姑娘,你是第一次到埃及嗎?」一個像是唱歌的男聲響起。

    萊拉抬起頭,一個穿著聖袍的祭司站在石臺的對面,笑盈盈的看著她。

    「祭司大人,你來這做什麼啊?」

    「真是的,」祭司搖了搖頭:「跟你一樣,觀察小魚,順便想想看什麼時候該把它們給烤來吃了。」

     萊拉臉紅了起來,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能讀出她到底在想什麼。

    「喂!咱們來玩這個遊戲。」祭司笑著說:「你要是贏了,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要是輸了,你就得把紫晶羽毛項鍊交給我。」

     「好啊!」萊拉興致滿滿的說。

      「你猜猜看,我幾歲了?」祭司志得意滿的說。

     萊拉瞧了瞧祭司一眼,「嗯..這個嘛!你沒有白鬍子,面色紅潤,聲音清亮,面容俊秀,體型瘦高,氣質不凡,我想..我想大概…..二十幾歲吧!」

    「錯!我已經五十幾歲了!」

    「你說謊!」正當萊拉想繼續辯下去時,拉法爾走來了:「時間到了,我們該進宮了。….

     「等一下」萊拉回頭張望著祭司,「奇怪?跑哪去了?」

     「呼!」一白影略過身邊,「啊!我的紫晶羽毛項鍊!」

      「還給我!你這個無賴大祭司!」

      但是祭司已不見人影,隱約風中依稀可以聽見他的笑聲:「哈哈哈!願賭服輸!願賭服輸!」

      「怎麼了?白羽。」

      「沒事了,我們進宮吧!」

 

 

   在金碧輝煌的大殿上,塞提一世笑著說:「歡迎我西台遠道而來的客人。」

  「我二兒子拉美西斯最近有事,不便前往,請各位見諒!」

   站在塞提一世旁邊一個衣著華貴的紅髮男人伸出了,微笑的說:「歡迎各位來到埃及,我是第二繼承人,大王子那索克。」

    萊拉不曉的為什麼就覺得這個男人邪氣挺重的,沒錯,她不喜歡就是了,但她也是虛以委蛇的和那索克握了握手。

    『白羽,那個男人一直盯著你看。』綠影小聲的附在萊拉耳邊說。

    『我知道。』但出乎萊拉意料的是,那索克也一直看著拉法爾,只不過他的眼光帶了點驚懼和懷疑難道他們兩個認識?!

     這怎麼可能?自從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和西台一直是死對頭,尤其在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兒子查南扎王子欲和埃及守寡的圖坦卡門之妻聯姻失敗,關係更惡化到極點。

    萊拉戴著百思不解的疑問離開典禮。

    

 

      夜晚的埃及王宮顯得特別寧靜,遠處飄來陣陣荷花香,令人陶醉不已。

萊拉正要入寢時,一把銅刀忽然抵在頸子上。「真是的,太疏忽了!」萊拉咬著唇氣憤的想。

    「乖乖跟我走,」黑衣人放低聲音語帶威脅:「不然,你漂亮的小脖子可就要多了幾條花紋了。」

      黑衣人將她眼睛蒙上一條黑巾,萊拉隨著黑衣人走過一條又一條無聲的迴廊,走廊靜得連露水滴下的聲音都能聽見。

    走了不曉的有多久,萊拉只知道自己是往地下的地方走,其餘方位在哪裡根本一無所知。

    「好,你就在這裡乖乖的等吧!」黑衣人解開了她的眼罩,按下機關關上石門便走了。

    這是一個十分狹小的墓室,擺放了兩座空空的黃金棺材。

    「一個洞穴..地下宮殿…….這就有趣了….」萊拉將耳朵附在石壁上敲聽著,據她了解,通常密閉石室一定會有兩個開關,埃及人相信死者復活,便會在石室內外設置機關,一個方便建墓工人關閉陵墓,一個方便死者從內部打開。

    當她移到南面時,她聽到了風「呼呼!」的聲音,「就是這裡了!」

    「沒有機關鑰匙,只好從岩壁最薄弱的地方,用熱熔線出去。」她按下手表左上角的按鈕,一道紅色光束從手表中央射出,從通風口熔出一個足以讓萊拉爬出去的小洞。

    「太好了!」萊拉打定主意爬出了幕室。

     在月光下,她隱約看見了三個人影在談話。

    「拉美西斯,你還真有本事能混成西台的戰車隊長。」

    「王兄過獎了,」男人淡淡的說。萊拉聽到這聲音簡直不敢相信,是拉法爾!

    月光中,她看清了拉美西斯的容貌,他臉上的火狐狸印記消失了,皮膚變的略微棕褐色。一眼是暗紫色,一眼是金色混雜點深紅色。而一旁的是那索克,他正在翻弄著一張面具,一張是拉法爾的臉,一張是萊諾拉的臉!

    「琪伊,你怎麼沒告訴我,這個那麼有趣的事情呢?」那索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那些白癡西台人,竟然分不出來我到底是不是萊諾拉。」

    「是你的幻術太高明了吧!」拉美西斯冷冷的嘲諷。

    「拉美西斯,那拉法爾到底有沒有這個人啊?」

     琪依嬌聲說:「他在父王和西台交戰那一年被王兄用血蛇殺了。自此王兄便利用易容術來回周旋兩國。」

   「哼,」拉美西斯撫弄著血蛇,不帶感情的開口說:「我想你們都應該注意一下吧!有人在偷聽…… 他那無情的眸子往萊拉躲藏處一掃:「出來吧!白羽!」  

    萊拉掉頭要跑,但血蛇迎面撲咬,即時一道白影出現將她帶走了。

    「可惡!是埃西亞德那傢伙!」那索克痛恨的說。

     拉美西斯沒有說任何話,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直盯著萊拉消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