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快報:公務人員五大核心價值-廉正、忠誠、專業、效能、關懷。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醒您
:::

3-1-4 第一名:不存在的故事 作者:815-11鄭琇中

Charpter 4. 白羽,白雪

1.

   同樣的,在德國史代瑙的大衛也在擔心著她的姊姊。

  「姊啊!你到底跑去哪了?」大衛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邊無聊的拿著那本『不存在的故事』檢查。

   「奇怪,我記的這邊是空白的啊…..」大衛睜開大眼,疑問的看著標示著一的第一頁,他瞇起眼睛,讀出字跡撩亂的內容:「第五位少女的前來讓那隱藏的暗處控制一切的黑影興奮萬分,他不會再讓這個好機會再次溜走。

    話說,當萊拉.德瑞岡醒來時,她已經身在西臺帝王穆爾西里二世統治的哈圖莎首都….

    「什麼!」大衛看到這邊大叫一聲,他抓起那本書對書大喊:「姊!你怎麼跑到那裡去了!」此時,他發現萊拉那條銀色葉形細鏈像是在回應他似的開始散發明亮溫和的銀色光芒,「該不會….」大衛拿起了那條項鍊,開始用放大鏡檢查

,終於,他在葉形圖案下發現一行細細的刻字:「Made In Ankra

    「什麼?」大衛想起他們那年去安卡拉度假時,買了這條手鍊送給萊拉,「客人,不是我瞎說,這條鍊子神奇的是當擁有者來到只要位於土耳其內境界的地方,就會發出感應的光。」

    他還記得當時他們兩姊弟對這個傳聞嘲笑不已,但是最後父親有對這條手鍊做個檢測,證實裡面含有某種特殊的塗劑能感應。

   「真是的,」大衛煩惱的繼續讀了下去,他的臉閱讀越蒼白:「該不會萊拉真的在哈圖莎(其遺蹟在安卡拉東方150里的安納托利亞高原)」

    「而且,」大衛邊翻著書頁,突然故事到士兵搜索伊梨娜夫人的家便停止了,「萊拉成了故事的主角,只要發生變成了故事的一部分?!」

     「怎麼辦?!」大衛懊惱的抓了抓頭:「還是先去睡覺,明天再去調查好了。」他爬上床,翻了個身,進入滿是驚懼的夢鄉。

 

 

2.

BC.1290 西臺(赫梯)Hitti   哈圖莎(Hattusa)

 

   「夫人應該知道,我們無意打擾。」為首的一位王族男人悠閒的喝著茶坐在石椅說道。

   「這當然,」伊梨娜.舍恐懼的回話,她低著頭:「能讓拉法爾殿下降臨,是我們的榮幸。」

    「舍大人可不這麼認為,」拉法爾漫不經心的玩著令牌:「他稱讚我是『愚蠢、一無是處』的戰車隊長,不曉得伊梨娜夫人知不知道?」他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在地上發抖的伊梨娜.舍。

    拉法爾這一抬頭讓躲在柱子後面偷聽的萊拉嚇了一大跳,她知道這樣做很對不起伊梨娜夫人,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好奇心。

    拉法爾有一頭銀白色長及腰際的髮,兩眼是略帶金色的紅,不過讓人恐懼的是左半面的血色狐狸印記,破壞了王子原有的俊秀面龐,增添幾分陰森。

    「搜!」

    「是!」

    「慘了!」萊拉暗叫不妙,已經來不及躲回去了。

    「那邊有一個褐髮女的!」

    「啊!快追!說不定是埃及的奸細!這下舍大人一定會被殿下修理的很慘。」

   「對啊!不管是不是奸細,王子一定都很高興能有機會除掉舍大人!」

   「算了,豁出去了。」萊拉走向拉法爾殿下,伊梨娜看到他的出現差點昏了過去,萊拉堅定的說:「這是我一人的事。」反正她就不信這古代侍衛能困住她多久,她身上的高科技設備都沒丟,她一定會把他們整的很慘。

    「等等,」拉法爾眼底閃過一絲精奇,他招了招手:「那副項鍊…….?」

    「你要做……

     拉法爾站起身,冷傲的下令:「帶回去給大祭司!」

 

 

   

    燃燒著綠色聖炎的祭司殿瀰漫著一股難以說出的氣氛

   「火狐,」白衣聖袍的凱爾涅斯祭司打量了萊拉幾眼:「你說這個女孩是白羽繼承者?」

  「她長的跟那失蹤的小公主挺像的嘛!」穿著一身青衣的綠影出聲說。

  「還有誰不信,」靠在戰車女神像旁邊的瘦高男人開口淡淡的說:「我可以幫他把眼睛挖出來看的清楚一點。」

   「難說喔!」綠影回答,她低下頭看了看來蹲在石階上的萊拉:「不過,這女孩長的幾乎跟萊諾拉那個白雪公主一個樣。」

   「她不是對每一個人都那樣。」拉法爾笑笑的說。

   「除了你這個他的哥哥和埃及塞提一世的兒子拉美西斯」西葉沒好氣的說。

   「喂!」萊拉叫了一聲:「可以有人告訴我要我做什麼好嗎?」

   「我們只想請你幫一個忙,」凱爾涅斯說:「假扮一個公主。」

   「只有這樣?」

   「當然」綠影笑著說,她舉起一根手指:「沒有啊!還有成為白羽,異世界的女孩。」

××××××××××××××××××××××××××××××××××××××××××××××××××××××××××××××××××

 

   大衛簡直不敢相信,據他所查的資料,約翰.貝雷就像是憑空消失一般,自從1849年,也就是威廉.格林去世前十年,他們舉家搬離史代瑙,從此毫無音訊。

   他去問過好多人,發現威廉.格林在1849年時和約翰不曉得為何有了很大的爭執,之後這個倫敦書商兼格林家的好友從此不再光臨德國,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大衛再次翻開了『不存在的故事』詳細檢查一遍,發現在內頁左下角有用原子筆的細小字跡:「這是芙拉維亞.貝雷的書」

   大衛將書丟盡了背包,他決定去一次貝雷家的舊住所看看。

××××××××××××××××××××××××××××××××××××××××××××××××××××××××××××××××××

 

  「所以,萊諾拉不曉得為什麼失蹤?而位居達瓦安娜之位的辛西雅王太妃很可能是謀害他的兇手。」萊拉廳了凱爾涅斯的話總結。

   「沒錯,辛西雅王太妃一直想讓自己的兒子姬達也就是當今陛下穆爾西里的弟弟登上王位,只要這次與埃及的聯姻失敗,掀起兩國戰爭,就能煽動元老院改立第一繼承人。」火狐(拉法爾)說。

   「我們需要一個貌似公主的女孩假扮,」 綠影輕鬆的說:「然後身兼白羽的你就出現了。」

    「白羽的項鍊會自動尋找自己的主人,」西葉若有所思的盯著萊拉頸上的銀鏈:「具有崇高天份的人將成為西臺的弓箭隊長。」

   「好吧!」出乎眾人意料,萊拉爽快的答應了,「反正我也喜歡冒險。」她才不信有那麼單純,這未免也太離奇了,好好的公主會不見?

    「大衛,原諒我,我一定會平安回去的。」萊拉暗自禱告。

     她看來得多加提防那個稱號火狐的銀髮男人,他的眼睛和微笑中隱含太多深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