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快報:公務人員五大核心價值-廉正、忠誠、專業、效能、關懷。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醒您
:::

3-1-2 第一名:不存在的故事 作者:815-11鄭琇中

Charpter 2. 失落的公主,腐屍和蘋果

1. Steinau    Brüder Grimm Straße 童話之墓1980.9.21

 

    「啊!」梅莉妲顫抖的用手在胸前畫了個十字架,她全身癱軟的跌坐在冰冷的地板,她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恐怖的死法,手裡的掃把應聲掉到火爐,「畢啵!」火焰越燒明亮,狹長的火影映出了一個婦人和慘不忍睹的屍體。

    亞當.哈里森匆匆的從童話之墓樓上跑了下來,好奇的向裡面探頭問:「媽?有什麼要我幫忙嗎?」

    通道盡頭悄然無聲,只聽見低低的啜泣聲,「媽?」亞當提著油燈慢慢向前走去。

    「這是………」亞當在母親旁蹲下了身,身體微微前傾想看清楚地上的東西,他試著伸出手將屍體翻了過來(喔,沒錯,小亞當是個膽大的孩子,但是這種事嘛,就說不定了.……….霍普先生!」一條長長的疤劃過老人死前猙獰的臉龐,黑空空的眼洞,老人的眼睛被挖了出來,兩顆大大的眼珠在亞當將屍體翻過來時從霍普上衣的口袋掉出,「這……..」亞當睜大了眼,老人的頭髮和鬍鬚被人全都割下編成用血凝固的髮繩緊緊的勒在脖子上,頭皮整個被剝掉露出濕黏的血肉,「報警…..得趕快報警!」亞當心慌的喃喃自語,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

    這時,一隻手從後面緊緊的抓住了他,「媽…..你在做什麼!」亞當回過頭來,梅莉妲緩緩的向地面上老人緊握的手掌指了指。

    亞當掰開了老人到死都不肯放開的手,「砰!」的一聲,裡面的東西掉了出來滾落到壁爐旁,亞當.哈里森謹慎的揀起,是顆被咬了一口的蘋果,一顆紅的像血般炙艷的蘋果,上面用鵝毛筆寫著:

 

『玩,我等你,一起來玩。』

 

2.

   鑑識組的探員圍繞在童話之墓的藏書室來回採證。

  「你說,萊利,這些人頭腦是不是有問題,鑑識人員還沒封鎖現場,就來亂動屍體。」吉登組長傷腦筋的向身旁的棕髮男子說,「好好的證據全都破壞了不是嗎?」

   萊利.德瑞岡邊瞪著屍體旁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邊對吉登.史考特笑著說:「說真的,這麼變態的手法可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兇手把威廉.霍普的血全部放光了。」他邊說邊向暗處的人影比出了『小鬼快滾』的手勢。

    較小的人影開口:「姊,爹地叫我們滾蛋!」

    「等一下,你不是也對這次的事件很好奇嗎?」女聲慵懶的響起,「而且哈特森先生還說只要你交出一篇有關霍普之死的報告,就減少一半的暑假作業。」

   「萊拉,你這個騙子,你明明就知道哈特森先生只要一拿到就會以他的名子發表在科學協會。」

    「可憐的小大衛,我本來就是個騙子啊!」

    「你們兩個小鬼,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嗎?」萊利不曉得什麼時候來到面前。

    「喔喔….」萊拉和大衛交換了一個眼神,「等等!」萊利發覺了他們的意圖,「你們….!」德瑞岡姊弟趁萊利遲疑的剎那,跑回樓上騎上腳踏車溜走了。

   「可惡!」

   「德瑞岡博士,」一旁的蘇珊娜探員暗示性的輕輕咳了一下:「可以繼續剛才的報告嗎?」

    「是的。」

    「根據哈里森母子的證言,且經過法醫的初步推判,死者死亡時間是20日晚間大約七點至11點間,由於屍身破壞過於嚴重,還得送回停屍間詳細解剖,至於清潔婦梅莉妲則擁有不在場證明,他的街坊鄰居都表示在事發時間前後梅莉妲都留在鄰居克雷法女士家照料嬰兒。」

    吉登聽完皺了皺眉頭:「事情根本太過突然,」他朝萊利點了點頭,「博士,我請你來就是想聽聽你的意見,這件案子我們究竟是要交給重案組,還時直接移交國際刑警局?」

    萊利邊將手邊資料掃描邊說:「你可別問我,我只是名教授罷了。」

    「萊利,你給我聽好,我知道你是因為西艾爾.第凡兒…….」萊利馬上打斷吉登探長憤怒的話語,他撇了撇手邊的命案檔夾:「沒錯!我就是討厭你們那副自以為是君子的樣子,所以只要牽扯到命案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想管。」

   「第凡兒人格分裂連鎖殺人根本和這件事無關,」蘇珊娜.史考特冷冷的說:「你不該對二十年前的事耿耿於懷。」

   「你也別忘記萊拉和大衛在撒哈拉沙漠失蹤時,是我們都柏林警局特別為你聯絡國際刑警局的。」

    「等等,」萊利揚起了頭:「是的,但哈佛董事會只要求我研究而不是調查這件案子,況且,我早就不是探員了,我現在是哈佛的史學系教授了。」他特別強調了『史學』二字。

    萊利將背包往身上一甩,他微微揮著命案相片:「我會自己找到答案的。」

    「真的嗎?」吉登.史考特看著他漸去漸遠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說:「在接連失去兩位童年朋友後,你還真的能開懷大笑嗎?」

 

3. Steinau    Brüder Grimm Straße  波特的魔法冰淇淋屋 1980.9.23

 「討厭,都怪你。」萊拉用力的擰了一下弟弟的臉頰。

 「痛啊!姊」

 「哼,現在了解我的心情了吧!」

   大衛揉了揉眼睛,從隨身背包拿出一疊報告:「姊,不過我在旅館桌上有發現爸爸放的這些資料,你看。」

   萊拉湊上前讀了讀,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大衛,我們這次暑假有好玩了。我可沒看過這麼有趣的事。」

   大衛舔了一口冰淇淋,滿足的嘆息:「可是老爸要是發現我們在調查此事,他一定會生氣的。」

    他活靈活現的模仿起萊利早上出門的樣子,「萊拉,沒錯,還有大衛,你們兩個小鬼,最好不要給我插手霍普命案的事情。不然,到普羅旺斯度假的事情就取消,」

   「還有,離蘇珊娜那些傢伙遠一點,搗蛋的時候不要被他們捉到把柄了。」

    萊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可是大衛,我真的很想去看一下,聽起來超像克莉絲蒂版的白雪公主謀殺案。」

   「可是…….我真的很怕屍體.

   「快點,先回旅館準備好工具,在撘電車去都柏林警局的停屍間看看。」

    4.都柏林警局 1980.9.23

    「萊拉,是你啊!怎麼沒見到大衛一起來呢」停屍間守衛卡特好奇的看了看萊拉。

    女孩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卡特叔叔,姑娘我都已經滿十八歲了,還要個十歲的小毛頭跟在我後面幹麻啊?」

    「說真的也是,」卡特想了一下:「..萊拉!你怎麼了?..」他驚訝的看著環著手臂蹲下去,臉上露出痛苦表情的女孩。

    「我肚子好....好痛......

    躲在角落的暗影不禁搖了搖頭:「糊塗鬼。」

   「我來幫你....」當卡特湊上前去時,一方紫色手帕在他面前搖了搖,「什麼.........怎麼那嚜想睡?」接著卡特便昏了過去

    「太好了!」

    「姊,你真奸詐。」大衛從角落走了出來,「時間不多了,我們先把叔叔抬到隱密地方好了。」

    「放心,」萊拉對弟弟做了個鬼臉:「我對卡特叔叔下的哥羅芳絕對夠重。」

    

  ××××××××××××××××××××××××××××××××××××××××××××××××××××××××××××××××××

    「這裏的屍臭味真重!」大衛摀著鼻子,一副快吐出來的樣子。他邊把電腦打開,連上監視器主桿,介入系統,將停屍間的監視器更改切換,「現在我們都成了隱形人了。」

     「奇怪,到底在哪裡呢?」萊拉伸長了手,拉開一個又一個的冰櫃。

     「喂!大衛!快去法醫的桌子找找編號...嗯,在哪裡呢」萊拉邊翻著手上的資料,「編號WH80920的皇后事件,重案組通常會將案子取代號,看來他們這次也束手無策........

    大衛將梯子移到第二排檔案櫃,爬上梯子取下一卷血紅色的驗屍報告:「當然,不然怎麼會用白雪公主中的皇后取名呢?」

   「哈!找到了!」大衛興奮的翻開檔案:「姊!快來看看!」

    「原來......原來是這樣,死者的胃經解剖發現殘留有和身旁蘋果表面一樣的毒素,依據資料顯示,是起源於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致命毒藥,加上肌肉至死前仍使成緊繃狀態,兇手是以蓄意謀殺強逼死者咬下蘋果,但是蘋果上所採集到的指紋卻只有亞當.哈里森.以及死者本身,毒藥來源正在追蹤。」

   「還真的挺像白雪公主。」萊拉看了看皺起眉頭:「大衛,你說呢?」

   「我不知道,對了!姊,這裡怎麼沒有罪犯側寫報告?」

   「奇怪,老實說,」萊拉看了看四周:「大衛,你不覺得我們進來的太容易嗎?按照常理,發生這麼大的事,法醫怎麼會不在。」

   「說實在,我也很好奇.....」一個人影從門口緩緩步進停屍間,「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裡?」

    「姊,完蛋了,是我們最討厭的馬丁探員。」

    「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