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快報:公務人員五大核心價值-廉正、忠誠、專業、效能、關懷。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提醒您
:::

2-7 佳作:湯姆史匹柏:聖背之謎 作者:712-28鄭百惠

湯姆史匹柏:聖背之謎

712-28-鄭百惠

 

  那是一個春暖花開的午後,一位戴著厚重眼鏡的男人,氣喘吁吁的在人群中跑著,「對不起!請讓讓......抱ˋ抱歉,不好意思.....」男人一邊向被他撞得幾乎跌倒的眾人們道歉,一邊繼續尋找著「教授」,如果這項計畫沒有「教授」的參與,只靠他們那些菜鳥是無法達成的。

  穿過那條人幾人的街道後,男人來到的是櫻花步道,除了打掃環境的清潔工外,這裡可說是空無一人,這也難怪。男人心想,自從剛剛經過的商業街順利完工後,根本很少有學生或者情侶來這裡,他們追求繁華ˋ流行,而忘了樸素的街道也有它迷人的地方。

  圖八ˋ圖十一:沒時間思考這個了。教授......教授應該在這附近才對!噴水池...沒有,椅子...沒有。男人已經沒有力氣跑下去了,不知不覺又回到商業街,若在這條路上仍不見教授的蹤影,他就決定放棄計畫。其實有沒有教授的差別不大,那只是一個推論ˋ一個假設罷了!他走過牛排店外的櫥窗,餘光瞄到了熟悉的身影,戴著深褐色帽子,披著黑色大衣的背影。男人瞪大眼睛,衝進牛排店,大喊:「教授!您在這兒啊!我ˋ我找您找ˋ找了好久......」那位被男人稱為「教授」的人不發一語,揮手示意他坐下,接著便自顧自的抽起菸斗來,手裡拿的報紙從一開始就沒有放下過。教授正看著新聞版頭條,有位同行職業的老前輩提出了「聖物論」,他認為被冠上「聖」字的寶物,都不是實體的,這項學說轟動了整個考古學界,有很多學者都斥責他這種說法。「教授,大家都在找您呀!您怎麼還在這裡悠閒的看著報紙,還吃牛排!」

  「就因為你很努力的找我,所以我才要晚一點出現呀!」教授抬起頭,對著他的助手笑一笑:「主角最後才登場,這不是正宗冒險小說的規則嗎?還是你認為我早一點登場,讓讀者覺得沒趣而合起這本書,哪一個比較好?」他嘴角的皺紋浮現:「你認為怎麼樣?神田?」

  「我......。」神田想反駁,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神田只是一個從日本來的菜鳥留學生,和赫赫有名的湯姆˙史匹柏教授是相形見絀了。「那個......關於『聖背』的事情,不曉得教授是否略有耳聞?」他將話題轉移。

  「『聖杯』?那當然!怎麼,這次換成找『聖杯』啦?」

  「是的!有人提出一些假設,大家都認為有找尋它的必要,一但被我們發現,政府一定會重金獎勵,同時這也會成為考古學家們稱相研究的古物,如果就這麼推翻了幾千年來的歷史,教授在社會上的地位也就更屹立不搖了!」

  圖三:「神田,」教授一臉無奈:「我應該說過好幾次了才對!我之所以會賭上性命去探險,並不是為了金錢,也非熱門古物,更別說是名聲了!我,湯姆˙史匹柏和那些眼中只有利益的傢伙不同,我探險,是設法讓大眾認為的傳說變成真實!」

  「好好好,很偉大的夢想!」神田不耐煩的說著:「如果要我坐在這牛排館聽您高談闊論,恐怕聖背早已被人捷足先登了!」

  「什麼?那可不行!現在就敢去洛斯堡平原,從那裡可以直撘我的私人飛機到法國。」教授說完便帶著神田敢去平原。到了那哩,私人飛機「史匹柏MAX70號」已經在前方待命,「目的地是法國巴黎。」機長聽完後便發動引擎,「要去法國?可是教授...」「畢嘴畢嘴啦!說到『聖杯』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法國,這點在考古學上沒有爭議。服務生!播放『印第安那瓊斯主題曲』,這首歌是冒險的精隨啊!」

  圖四ˋ圖九:在法國˙羅浮宮˙蒙娜麗莎的微笑前。史匹柏教授觀察著經由達文西大師所畫的每一筆線條,那神秘的微笑,所暗藏的意義......「教授!教授您看!我在禮品店買到的-KUSO蒙娜麗莎!很棒吧?還有蘭亭序印刷版T-shirt,還有...教授?」神田這時才發現教授根本沒在聽他說話,他仍然死盯著達文西的女人不放。突然間,教授似乎想到了什麼:「神田...我真想喝’90年李其堡(紅酒)啊!」他大概忘了神田根本不懂葡萄酒吧,只是自顧自的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我說史匹柏教授啊!」神田拿出一張紙:「我懷疑您所說的『聖杯』跟我們所要找的『聖背』是否為同物?它們的唸法相同,但是字不一樣...」他將寫了兩個「聖ㄅㄟ」的紙交給教授,只見史匹柏瞪著神田:「所以,『聖背』才是我們的目標?」

  「是的,至於您所說的『聖杯』,目前正由羅伯˙蘭登教授(達文西密碼)正在發掘,在這方面他獲得的資訊也不少,我看您也就別和他爭了。走吧!讓我們去尋找比聖杯更高價值的『聖背』!」

  圖七:再度搭上「史匹柏MAX70號」,教授和神田重新開始尋找傳說中的「聖背」,目的地當然非寶藏數量首屈一指的文化帝國-埃及啦!

  「話又說回來,『聖背』到底是什麼啊?」史匹柏問。

  圖二ˋ圖十:「天哪教授!我們踏上旅程已經快一添了,您還不知道聖倍的價值所在?」神田聽了差點昏倒,並在他的包包裡翻出一本又一本,關於聖背的傳說故事:「聖背是古埃及人權力的象徵,他的擁有者若不是黃ˊ地,便是受到信徒們高度敬重的神像。據說打開聖背口袋處的人,可以擁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東西,但從西元兩千多年的歷史看來,至今尚未有人證實聖備的存在,更別說是打開它了!」

  「所以,我和你將會是打開聖背口袋的第一人!」

  圖一:「教授,您先別太期待,現在才剛經過野生動物王國-菲力浦草原呢!況且我們不可能翻遍全埃及的金字塔,那可能到我臨終前都還無法找到寶藏!」

  「等等,你說什麼?」史匹柏不解的問:「聖背被藏在金字塔裡?」

  「那當然!我剛剛沒講嗎?聖背和某位古埃及皇帝或神像葬在一起啦。」是啊,你沒講。教授頓時間喪失了尋寶的意志力和探險的勇氣,自從兩年前的魔蛛手鐲事件後,他下定決心再也不進金字塔了!那次不但送走五條人命和他一頂珍貴的帽子,就連最重要的手鐲也沒找到便打道回府。那裡未知的生物ˋ詭異的氣氛ˋ構成謎的一切,多麼令人毛骨悚然呀!不行,一定要跟神田說,他實在無法......

  「那個,神田呀!你聽我說,」即使被他認為是窩囊廢物膽小鬼也無所謂了:「我覺得我們應該回去......

  「難不成教授有密室恐懼症?」神田別過頭去偷偷笑了一下,不料這麼動作卻被使批駁發現了:「我...我才沒有咧!我沒有因為上次的魔蛛手鐲事件而害怕金字塔。神田!咱們勇敢的前進吧!去尋找那偉大的聖背!」說完便拉著他的助手,跑進碰巧瞄到的一座金字塔裡面。

  塔內一片墨黑ˋ漆黑ˋ無止盡的黑,史匹柏死命的向前奔跑,想要快點拿到聖背並離開這個鬼地方,神田緊跟在後,還以為教授是因為即將尋獲寶藏才跑那麼快的!不知不覺,兩人已經來到塔頂。

  神田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到這麼神聖的地方來了,他像個第一次參加校外教學的小孩一樣跑來跑去。突然間,他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房間,「聖背?」他疑惑的讀著門上寫的字樣...不會吧?這就是藏著聖背的金字塔?他又驚又喜的跑去向教授敘述在那兒的重大發現:「教授!您真的是太厲害了!居然在第一座金字塔就發現聖背的遺跡。不過,您是怎麼知道的呀?」

  「啊!這個嘛...」教授摸了摸鼻子:「當然是因為我嗅到了寶藏的氣味呀!所以才會帶著你往這裡跑來 哈哈哈哈...」其實明明是誤打誤撞才到這裡來的,但現在也由不得他來向神田解釋,至少寶藏的所在地是他發現的,這一點不容質疑。

  在古埃及文寫著「聖背」的房間裡,守護寶物的神像(神田是這麼說的)莊嚴的駐守在那兒,角落裡閃閃發亮的東西像是怕沒有人注意到似的,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史匹柏想拿了就閃人,但是神田制止他:「教授!不行!神像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是哪個微不足道的下人想拿走聖背呀KERO?」一個奇怪的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這下慘了!神田皺著眉頭,「沒人回答嗎KERO?」又是那個聲音。照理說這裡除了兩位偉大(?)的探險家外,應該沒有別人了呀!史匹柏將雙手舉起,作出投降的姿勢,他緩緩的轉過身,跟他講話的居然是那座...神像/

  「KE~ROKERO,又是洋鬼子的白痴冒險家呀!本官還以為過了這麼久,會有個看起來比較中用的下人來呢!結果又要讓本官失望了KERO!」

  「我是要來拿聖背的沒錯,」教授堅定的眼神傳達了這個訊息:「我想將聖背貢獻給世界,所以請讓我帶走」神田也跟著點頭。

  「想帶走?沒那麼簡單!如果你能回答我所問的問題,聖背便是你的了KERO。」

  「我答應,那麼問題是?」

  「請問,聖背究竟是背帶還是背包?白痴冒險家的白痴助手不能給予提示KERO!」此時神田覺得有某種東西卡在他的喉嚨哩,不過這並不會影響到他的呼吸,只是不能發聲罷了。史匹柏苦惱著,他自始至終都沒想過這個問題,神田也從未告訴他,那些書好像也沒有寫到...。他在那個房間裡來回踱著方步,思考又思考,體內所有的能量現在都供給到大腦使用。「背包?背帶?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的任務是把聖背帶回去,獻給國家,僅此而已,鑑定方面的事情不是考古學家的工作嗎?為什麼我會落得如此下場?還要跟一直罵我白痴的神像對話...我明明就可以像前天中午時,到商業街的牛排館吃飯,還可以邀其他助手過來,雖然他們在講話時我都在看報紙就是了...」報紙?對了,前天的報紙頭版,那位同行的老前輩的聖物論,被冠上「聖」字的寶物,都不是實體的...

  「兩者皆非...」他喃喃自語著:「聖物不是實體的,所以聖背既不是背帶,也不是背包。」

  「KERO?那聖背究竟是什麼呢?」

  圖五:「聖背它...可以是任何東西。它是廣闊無人的沙漠,也是髒亂不堪的停車場,是你,也有可能是我。」

  「你真是個有趣的白痴冒險家KERO,」神像笑嘻嘻的說:「這種答案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上一個白痴冒險家,就是在你之前造訪的那一位.....我想想喔,大概是六十年前了吧.......說什麼聖背是權力的象徵,之後還沒走出金字塔就被聖甲蟲給吃了!而既然你的答案如此微妙,那我就破例讓你看看聖背的真實面貌吧KERO!」原本卡在神田喉嚨裡的異物不見了,神像揮手示意他們跟上,穿過漆黑漫長的隧道,他們來到了塔頂。

  「世界上絕大部分的人都看過聖背,只是他們被名字誤導了而已。」神像觸碰了那閃閃發亮的物體,一道光芒射向遠方,隨後出現七種繽紛的色彩,和在北極看到的歐若拉一樣美麗!

  圖六:「聖背是...彩虹?」神田疑惑的問。

  「嗯!沒錯!你們是這樣稱呼聖背的KERO,但我認為它是希望KERO。」

  「七彩的...希望。」史匹柏陶醉在聖背的美麗景象中。

  一個星期過後,各大報紙的頭版刊的都是同一條新聞:彩虹照耀世界!起點是埃及ˋ七色歐若拉之謎......。一位戴著厚重眼鏡的男人-你們都知道他是誰,打開早晨新聞,記者正在訪問一位天才物理學家湯川學:「世界上沒有科學無法說明的事,這次從埃及延伸出來的彩虹,我只能說真是太有趣了!伽利略小組一定會查出這種現象是如何產生的。」男人拿起遙控器,按下換台鈕,出現在眼前的仍是那個熟悉的身影:「史匹柏教授!關於一週前的彩虹,您有什麼看法?」「這個嘛!那或許是希望,又或者是新的寶藏等著我去發現!」教授說完後,對著鏡頭露出話中有話的笑容。

  在電視機前,那位戴著厚重眼鏡的男人也跟著笑了。